儿童早期干预是指在发育关键的儿童早期,为相关儿童及其家庭提供一系列的综合以帮助和促进儿童的健康成长和发展。定义早期干预是指在发育关键的儿童早期,为相关儿童及其家庭提供一系列的综合以帮助和促进儿童的健康成长和发展。在美国,通过“残疾人教育法案”规定在儿童早期阶段,患儿的家长和专业教育人士便开始建立伙伴关系,从整体上帮助儿童、家庭及社区。  

早期干预提供的服务能够:  

提高社会发展和教育收益;  

通过特殊的教育、康复和,减少未来成本;  

减少家庭可能会遇到的压力、挫折及孤立感;  

通过积极的行为策略和干预措施帮助缓解和减少行为问题;  

帮助残疾儿童成长为具有生产能力的、可自立的个体。  

接受过帮助和支持的残疾儿童及其家庭,在他们未来的生活中会走得更远。历史儿童早期干预初是从对残疾儿童的特殊教育发展而来(Guralnick,1997)。很多早期儿童干预的支持帮助源自于大学的科研机构(例如,美国雪城大学,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其他一些则由资助儿童的组织机构发展而来。  

早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很多州的儿科已经开始建议儿童进行儿童早期筛查项目。按照规定当地学校所在区县的这些服务都是免费提供的。残疾人教育改善法案(IDEA)的C部分C部分(原H部分)规定建立一个全州范围的、综合的、多学科的服务体系以解决那些发育迟缓、身体或精神(包括认知发展、身体发育、语言发展、心理发展和自理能力)存在发育障碍的婴幼儿的需求。  

此外,不同州还可以选择定义和服务存在残疾风险的儿童。普遍影响婴幼儿发育迟缓的因素包含:低出生体重、新生儿呼吸窘迫、缺氧、脑出血、感染以及孕期的滥用。  

每个州已经完全实现了C部分的规定。原法案为各个州提供了五年的准备时间去发展影响人群的综合系统服务,尽管《残疾人教育改善法案》(IDEA)并不强制每个州必须参与H/C部分,但是提供的强大的财政支持激励各个州争相参与。在五年时间内各个州对物流、跨部门及需求进行了扩展发展为全州范围的服务体系。为了确保服务和交付的协调统一,联邦法规C部分要求发展跨州合作协议,规定州立机构合作委员会的每个代理商及陪审员协助牵头机构贯彻落实全州系统的财务责任。法案还规定,一旦计划落实到每个州禁止资金的替代和福利的削减(美国教育部,1993)。  

各州和联邦地区(例如,关岛,波多黎各,维尔京群岛)开始实施残疾人教育改善法案(IDEA),他们的首要责任是在综合体系的行政管理方面提供规划和管理。至1998年,已有22个州或地区建立了教育的牵头机构,11个州设立卫生部,其他9个州设立民政部,其余各州已联合设立心理健康和残疾发展部(Trohanis,1989)。发育里程碑每个孩子都是的,并以他/她自己的速度成长和发展。大多数同龄孩子间成长发育的时间差是无需担心的。但有十分之一的孩子,这种发育上的时间差则可能与发育迟缓有关,越早发现和干预,这些发育迟缓的儿童有可能越快追赶上同龄人的发育水平。出生至三岁的发育里程碑1个月的大多数婴儿可以:  

趴着时能稍微抬起头来  

短时间注视物体  

把盖在他们脸上手帕拉开  

3个月的大多数婴儿可以:  

趴着时能够抬起自己的头和  

发出咕咕的声音  

眼睛追视移动的人  

回复某人以微笑  

6个月的大多数婴儿可以:  

能够很轻松的坐立  

能够从仰卧翻到俯卧  

望向叫他名字的方向  

12个月的大多数婴儿可以:  

自己可以站立起来  

眼睛望向你用手指的方向  

开始玩躲猫猫游戏,模仿拍手,指向他要的物品 

定期说出两三个词语  

得到相关提示时坐下来  

18个月的大多数幼儿可以:  

倒着走  

拉着成人的手下楼梯  

用语言和手势获得需求  

玩一些简单的假装游戏如打电话,喂动物玩具  

24个月的大多数幼儿可以:  

踢一个球  

向成人描述伤处或生病(撞到了我的头)  

通过分享玩具或拉手表现出对其他孩子的兴趣  

32个月的大多数幼儿可以:  

假装自己是一个动物或喜欢的卡通人物  

谈论过去/未来  

能轻松地回答“是什么”,“在哪里”,“谁”的问题  

能模仿画出水平线  

3个手指拿住蜡笔